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神

受訓後期的那段日子,結束了天天背書的無意義生活,  
每天幾乎都在自己的書本中,逐漸拼湊著那些快要僵化的腦細胞。  
人生很有趣的地方,就是就是當你漸漸喜歡原本討厭的東西時,它就要跟你告別了。  
拿到證書的那天,就像拿到研究所畢業證書一樣,像夢一樣不真實。  
於是,帶著一顆堅強的心,而我也只能選擇堅強,來面對接下來未知的旅程。  
百思不解的是,我為什麼會被指派到一個完全不屬於我專長的領域工作,
或許這種問題,就像我為什麼會出生在這個世界一樣,  
就算想破頭,也不會有答案,所以我只能相信,沒意義也是一種意義。  



人生的風風雨雨很多,有時候我們必須把它視為家常便飯的習慣。
幸運的時候,你會有一把很大很大的傘,為你遮風擋雨;  
當老天不眷顧你的時候,你也只能讓自己去習慣大雨淋濕的感受。  
要考驗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他正常的人生中,放進一些不正常的事情,  
那時,老天不僅沒眷顧我,還放了很多很多的不正常在我生命中。  
原本以為人生的起伏就是如此,原本以為,我可以很努力的去突破,
但沒遇上時,你永遠無法比較出,那個谷到底可以有多深!  
職務交接的那天,累積了好幾年資料的電腦,就這麼像是得癌症般的當機,  
送到專門的部門去維修後,它就像是手術失敗般,從此離開了我的生命。  
面對完全陌生的工作,和歸零的徹底的一切,我第一次感受到,欲哭無淚的感覺。  
當世界在瓦解的時候,所有人可以給你的,就只有支持,剩下的愛莫能助,  
生活是現實的,工作也是現實的,沒人會去在乎你遇到了什麼問題,  
因為所有的問題,都是你自己的問題,我在乎的,只是你資料交了沒,  
很現實,也很殘酷,重點是,我們也只能去接受,無法辯解。  
那時候的自己,像一個好幾天沒有睡覺的跑者,我只能一直跑一直跑,不能停。  



在那之後,所有不正常的事情,像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  
原本合作很好的廠商,突然因為某些緣故解約了,  
我的角色變成了老闆跟廠商間的夾心餅乾,然後再變成無辜的出氣桶,  
放假接到電話,就是一連串的髒話問候,然後還有要處理事情的壓力。  
也在那時候,我的開朗在我的生命中走失了,灰灰藍藍的。  
我沒有辦法用簡單的字句,來陳述那段日子,我活得有多辛苦,  
既使現在在寫這篇網誌的我,現在想起,依然有一種胸口被揪住的壓迫感,  
接著,在那個我也覺得不尋常的假日,武裝已久的世界,瓦解了。  



那天,我躺在床上,沒有到店裡幫忙,睡飽了卻還是覺得累。  
手機的震動聲像是制約老鼠的鈴聲,每敲一次,我的情緒就煩躁一次。  
只是,我就索性任何它兀自的作響,連伸手去接的力量都懶。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回想起這些日子以來的一切,像是失去控制般的混亂,  
這種整天跟厄運交手的日子,我累了,真的累了,累到連出口都找不到。  
不知哪裡來的念頭,我緩緩的搬著椅子到陽台去,看著樓下來往的車子,  
正常到好像連我這種不正常的思緒,都應該要被漠視,  
我不知道為什麼,擠破頭就是要從那些無解的題目中,去找到答案。  
後來老媽打電話回來,我承認自己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傷害了他也傷害了自己,  
這個世界,空蕩蕩的,只剩下我一個人,沒有人懂。  
掛上電話後,我笑了,望著天空說:「好吧,通通拿去吧!讓我一無所有吧!」  


所幸老天爺沒有連我的生命也一起拿走,我回到房間繼續躺回床上,  
而叭噗自始至終都安靜的待在我身邊,那種無聲的訊息,是稀薄的力量。  
在半夢半醒中,老媽的電話來了,沒有早上那種覺得煩的語氣,他要回來看看我。  
沒多久,我就聽到開門聲,老媽靜靜的走到我房間,關心著我的世界,  
我起身,卻緊緊的皺著眉頭,要說不發一語,不如說我不知道從何說起。  
我跟老媽說,我病了,病到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我用盡力氣,緩緩的張開了雙手,跟老媽說:「可以抱我一下嗎?一下下就好。」  
老媽緊緊的抱住我,在感受到那久違溫度的瞬間,一向堅強的我崩潰了,  
「沒事的,沒事的,我們家都會陪著你的!」在眼淚決堤時,我聽到老媽這麼說。  
忘了後來我哭了多久,記憶中那種溫度已經快被遺忘了,  
在那一刻,我終於覺得,原來我不是一個人。    
 


後來,我做了一個人生重要的決定,到醫院去靜養。  
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夠控制所有失控的方法,也是唯一能夠找到回來的路。  
老媽陪我到醫院,做了住院的例行性檢查,我打了電話跟公司請假,  
老闆跟同事們要我好好靜養,我想,也是我該自私的為自己而活了。  
一切安頓完之後,老媽就離開病房了,世界又剩我一個,不過是很安靜的,  
雖然周遭的人都是以自己腦袋的世界再過生活,但至少我的願望實現了,  
因為我到了一個完全沒有手機,還有不需要花時間跟別人交談的世界。  
就這樣,我度過了五天完全屬於我自己的日子,也看了很多不同的人和思維,  
我不禁思考著,如果那些朋友,在他們自己建構的世界裡,是快樂的,又何妨。   
住院的第二天中午,老媽突然出現在會客的大廳,  
聽到管理員叫我的名字,讓原本躺在病床的我,開心的跳起來,  
老媽買了巧克力來給我吃,說那是老弟叫她帶的,吃完心情會比較好!  
一邊吃著巧克力,一邊默默的笑著,那刻,我感受到的愛,超過了巧克力的甜。  
一直到現在,每當我心情陷入低潮時,我就會吃那種巧克力,來取暖。  


出院的那天,是老媽來接我的,回家的路上,回到了現實的世界,  
這個世界的人,依然庸庸碌碌的生活著,不會因為我而改變,  
而我,在五天的安靜之後,也準備要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去,  
面對重新開始的工作,我沒有期待,只有等待,等待著習慣一切的不正常。
小豬豬在我住院的這段期間,也正好被抓去教召了,  
我出院的那天,他也剛從台中回來,這幾天我們都像是失聯般,  
但當我在住院的時候,除了家人朋友,心繫的就是小豬豬,  
從病房的大窗戶看望去,可以隱約看到我們小窩的方向,  
而每天我有大半的時間,都是靜靜的待著那個窗戶看著,從日出到日落,  
一盞一盞的昏黃街燈亮起,然後再熄滅,我才帶著想念沈沈睡去。
原來,不只是低潮會習慣,連對一個人的思念也是一種習慣,  
接下來的路會怎麼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身邊有許多我愛的人會陪著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