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堅強孩子的笑容

沖了個熱水澡,在房裡點了沈香,沈澱一下兩天來的心情。    
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突然興起了想離開公司的念頭,      
當好不容易忙完休了假之後,卻被視為是一種過太爽的行為時,  
我不禁在思考著,曾幾何時,休假竟然變成了一種罪過,  
這是一種次文化使然嗎?我理不出頭緒,只是突然覺得,是不是要考慮離開公司。  
在公司將近八年來,第一次萌生這樣的想法,  
以前總是開玩笑說要離開,當作是一種情緒的抒發,說說就算了,  
但是,這一次,想離開公司的感受卻是如此強烈,  
會閃過這樣的念頭,總是有經歷一些事情之後才會產生,
於是我花了一點時間思考,關於這些出現在我腦袋裡的畫面,  
我總覺得,除了薪水穩定之外,公司的文化跟制度,似乎與我的理想格格不入,  
這是一個長期累積下來的問題,就像是弱勢團體一樣,短時間是無法改變的,  
當我嘗試著努力去讓自己維持好一切的時候,卻總是受到很多無奈的打擊,  
儘管這些打擊是無聲無息的,卻比砲聲隆隆的但要來得更有殺傷力,  
或許也是有這麼一群人跟我一樣,看盡了這個場域下的醜陋之後,選擇離開,  
而今,我卻還是為了這份穩定的五斗米,折腰了,也許我該嘗試做些什麼吧?    
坐在小朋友的車子回公司的路上,我靜靜聽著小朋友的分析,  
他建議我,如果可以找到比現在更好的薪水,那他會贊成我離開,  
而如果沒辦法比現在好,那就要考慮一下,是不是要繼續留下,  
雖然我知道他所說的,跟我心裡面所企盼的東西有落差,  
但他也道盡了一個很重要的生活的課題,就是現實。  
因為我們要生活,也因為我們要溫飽,所以我們得有份穩定的收入,  
這是一個千古不變,也沒有人可以反駁的道理。  


回到公司之後,整理了一下東西,我躺回床上去,  
刻意連那盞我習慣開著的燈也關了,在黑暗中靜靜的感受著內心的聲音,  
就像被什麼東西困住般,我感受不到究竟什麼東西,叫做真實,  
於是就放任著思緒在腦海中遊蕩,我總希望它自己可以碰撞出什麼來,  
只是,如果真的可以那樣的話,那我就可以不用力氣去思考了,  
就這樣,在思緒交雜中,我慢慢的進入了虛幻的國度裡。  
最近的我,雖然已經很少失眠了,但卻開始把白天的雜念帶進夢裡,  
這些夢,彷彿一張很沈重的棉被,緊緊的壓著睡眠中的我,  
就像演不完的連續劇般,怎麼也醒不過來,
而總是非等到摧殘過後,才會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夢中醒來。  
所幸再回公司的第一個早晨,讓我舒服的起床了,  
跟著小朋友們做完公司例行性的活動之後,我就回到房間裡去。  
這個時候,房間外來了一個小朋友--小德,我示意要他先找個地方坐下,  
洗把臉換了衣服之後,我坐在小德面前,開始進入一早要聊的主題。  
在這之前,我先介紹關於小德這個小朋友,他從小父母就沒在身邊,  
是由養父一手養大的小孩,也因為這樣,他加入了公司,展開自己的人生旅途,  
身為單親家庭的我,對於這樣類型的小朋友,總會特別的憐惜,  
或許是有共同的生命軌跡吧,我總覺得,當我有能力,我可以給更多的溫暖,  
而小德跟我所認識的單親家庭小孩般一樣,總是很認份的,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  
有時候面對不平的待遇,總還是微笑的帶過,或是在日記上發洩一下,然後再出發。  


回公司的前天晚上,在電腦面前低潮的我,突然接到老闆的電話,  
他告訴我小德母親最近過世,但母親的債務好像有一點問題,叫我問清楚之後處理,  
關於小德的事情,其實我早就知道,他也跟我說了要去拋棄繼承,所以我就放給他處理,  
掛上電話的我,只是覺得,我就是扮演好一個心靈陪伴的角色,剩下的還是得靠他去面對,  
那一個早上,我跟小德很有默契的找了彼此,就在我房間聊了起來,  
小德從出生八個月之後就被生母拋棄了,後來生母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也不知道,  
一直到上個禮拜,從醫院社工的口中得知,他的生母在醫院過世了,  
他生母在臨走前留下九萬塊,要社工轉達那是傷葬費,請小德不用擔心,  
歷經經番掙扎之後,在公司幹部的勸說下,小德後來也決定要回去奔
喪,  
原本以為五天過後,喪禮都結束了,一切的恩恩怨怨就因此煙消雲散,  
然而,緊接而來的債務問題,似乎再說著,故事還沒有結束。  
原來小德的生母,在離開小德的二十幾年來,有過五次婚姻,並在某任中生下一個小孩,17歲,  
不僅如此,他前前後後還惡意的騙取很多人的錢財,倒了很多會,  
儘管最後他在銀行留下了一個沒人知道密碼的保險箱,似乎也不足以負擔龐大的債務,  
而小德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從她身邊帶走什麼,於是,他決定拋棄繼承。  
在尋求代書的協助之後,代書說案子很複雜,建議小德直接上法院解決,  
這才明白原來拋棄繼承,只是把債務轉移給第二繼承人而已,
如果這麼做,會讓他那個17歲的「弟弟」受到不平,所以他聽從律師說的,限定繼承,  
那個意思就是說,把亡者的財產權交給法院處理,如果有欠款的公司可提出申請,  
再由法院來判定如何分配這些遺產,這麼一來,小德也不用花心思跟這些債主周旋。  
小德告訴我,目前處理的進度已經到了尾聲,就剩下登報就完成了,  
我點點頭認同小德的作法,但是他卻面有難色的說,可是現在卡著一個問題。  


小德告訴我,在生母臨走前,身邊的那位先生,好像也希望分一杯羹,  
所以竭盡所能的想辦法找到小德,並要他好好處理,  
而所謂的好好處理,意思是要小德不要把遺產交由法院處理,  
我們也不知道那位先生用什麼辦法,得知公司內部專用的電話線路,  
然後,就開始展開一連串的電話轟炸行為,鬧的高層都知道這件事,  
我實在很佩服一直強調保密的公司,竟然會這麼輕而易舉的就讓外人知道電話,  
姑且先不論管道從何而來,喜歡捕風捉影的公司,在面臨這樣的問題時,  
第一時間就是希望我們可以盡快處理,然後協助調停,  
而我卻覺得這屬於私人的事情,且小德也處理好就等法律程序跑完,  
我實在想不出來,所謂處理,究竟是要處理什麼?  
而我唯一可以做的,除了幫他找法律資源外,就是好好的陪他聊聊天,  
遇到這樣的事情,小德沒有因此對人生灰心,他依然抱持著遇到就去處理的心態,  
有時候我很佩服小德這般的釋懷,但有時候也很心疼他的早熟跟懂事,  
「放心啦,等法律程序跑完之後,一切都能解決!」我給了他一個信心的微笑。  
他也回給我一個微笑,簡單的笑容背後,卻感覺藏著什麼。  
「在公司就是這樣,一有風吹草動就會影響到人。」我說。  
『嗯,我知道。』小德說。    
「所以這是接下來你可能會面臨的,我們一起去面對吧!我會站你這邊的!」我認真的說著。  
小德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著搖搖頭。  
「怎麼了?發生這樣的事情老闆有找你聊嗎?」我問。  
『有阿,但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小德欲言又止的說。  
「你有把你遭遇的一切告訴他嗎?」我接著問。   
『有,但是他的回答讓我覺得......』小德似乎找不到可以描述他疑惑的形容詞。  
「沒關係,你說!」我很想知道,究竟小德得到什麼樣的回應。  
『他說......他說......叫我也要多體諒一下被我媽欠債那些人的心情。』小德苦笑著。  
聽完他說這句話之後,我內心像是被萬箭穿心一樣,一種無法言喻的痛。  
「媽的,講什麼屁話,那你不會回他,當你小時候被拋棄時,誰體諒你了!」我生氣的說著。  
小德依然是微笑著,但卻從他的笑容中,看到一種無奈的感慨。  


我想起了從小無依靠的小德,在加入公司之後,就把公司當成是他的家,  
而他今天面對的事情已經夠他煩的了,身為一家之主的老闆卻用這樣的方式回應,  
究竟是真的要幫小朋友處理事情?還是只是為了不讓公司受到波折?還是只是為了自己的位置?  
面對這些問題,我冷冷的笑著,也嘆了一口很深很深的氣。  
如果要用抽象的畫面來形容,我會覺得那就像是小德張開雙手等待被擁抱,卻被很狠的拋開,  
我想小德的內心,所受到的挫折一定很大,但他又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  
他的笑容,好幾度都讓我差點紅了眼眶,那種心疼的感覺,就像親人受傷一樣。  
在小德離開我房間後,我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靜靜的想著關於未來的問題,  
儘管窗外很多小朋友的嬉鬧聲,我卻覺得自己的世界像是關上了聲音般,  
那刻我突然覺得,經歷這件事情,是不是老天要讓我知道些什麼,  
這樣的文化讓我一次又一次的灰心,也讓我一次又一次的力不從心,  
對於穩定和人生理想的實現,似乎不斷的在我內心打仗,越打就讓我越迷惘,  
究竟我還在堅持著什麼,明明離開就只要打一份報告就結束,我在考慮什麼?  
我理不出一個所以然,但很明顯的是,這次兩隊戰力不相上下,  
我是不是該離開?儘管薪水沒有現在的公司好,但至少我活得快樂些。  
這些問題一直不停的在我腦海裡打轉,我還在等著,到底誰會是最後的勝利者?  



隨著這樣迷惘的心情,度過了一個忙碌的一天,  
所幸能夠回家去暫且整理一下混亂的思緒,我覺得自己是該求助的時候了,  
在線上遇到小祐,他給了我很中肯的建議,也讓我慢慢知道,所要的是什麼。
後來,我就拿起電話打給了彤媽,她是我唯一想到可以說說話的人,  
她告訴我,換個角度思考,因為我身在這樣的場域,才有辦法瞭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許現在能力不及,沒有能力去改變這一切,但這卻是一個可以努力的目標,  
如果我今天就這麼毅然決然的離開了,那接下來遇到同樣問題的小朋友,有誰會幫他們?  
如果到社會上去擔任社工,將來碰到同樣也是這個公司發生的問題時,無力感會更大,  
因為那是一個,連改變機會都沒有的角色,彤媽給了我一個不同的觀點。  
在聽完她說的話之後,感覺有一種使命感剷除著我離職的意念,  
的確,在這樣的工作場域中,我是屬於異類,但我始終覺得自己走的路是對的,  
因為這是一個人跟人之間構成的世界,我有能力給人溫暖,就必須要盡力去做。  
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我明白,老天要告訴我的東西,  
原來是希望我能背負著這樣的任務,好好在目前的環境中努力,  
我也要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爬到那個位置,總有一天,我會改變這樣的氛圍,  
加油吧!小太陽,你可以的!也謝謝小德,你是我留下來,很重要的理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