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之1--解剖

有沒有一些時候,你會把自己丟在一個沒有人的世界裡,  
然後仔細的去看看這個,原本熟悉的自己,  
往往會驚覺,在複雜的自我中,到底要看的,是哪一個自己? 
緊接在忙碌的工作後,又是一個接連四天的假期, 
我卻在這短短四天可以休息的日子中,感冒了。 
原本就不太喜歡出門的我,順理成章的繼續窩在房裡, 
在電腦的世界裡,我卻始終沒有閒著,依然沒有目的的在虛擬世界裡漂流, 
MSN的名單增增減減,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新舊交替,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人是一種很容易習慣的動物,也因為這樣,我習慣了這樣的生存模式。 
心情對的時候,像是太陽一樣光芒四射,關心著每個認識與不認識的朋友; 
心情不對的時候,像是冬眠般的蛇般,電話懶得接,訊息也懶得回, 
但我卻矛盾的把自己掛在網路上,或許要證明,我還是存在著吧? 



『你放假囉?』炳強在網路那頭敲著。 
「嗯。」我簡單的回了一個字給他。 
『我想打電話給你。』炳強似乎想跟我聊些什麼,但我不對的情緒似乎又襲上心頭。 
「你知道的,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歡講電話,但一下下就好!』炳強馬上接著。
「是喔......」當我還在思考的同時,電話就響起了。 
響了幾聲,我就那樣靜靜的握著手機,想著要不要接。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變得很不喜歡用手機聊天, 
原本拿來拉近與世界距離的產品,對我來說,變成一種壓力, 
也可能是因為工作關係,常常在放假接到很多公司的電話, 
影響了我的放假情緒,所以每每手機震動時,就會不由自主的煩躁起來, 
久了之後,竟然就像老鼠聽到鈴聲般的,被制約了, 
再更久之後,我也不管打來的是誰,漸漸的構築著很大的排斥感。 
我知道,很大的原因是在自己,但我也理不出一點頭緒, 
在答案尚未找到之前,我就繼續任由自己這樣吧! 
『你怎麼不接?』炳強在電腦那頭有點生氣。 
「我不是有跟你說,我不想講電話?」我說著。 
「而且你也知道,我不喜歡講電話。」我繼續說著,有點不悅的情緒湧上心頭。 
『講個話有這麼難嗎?』炳強不悅的說。 
「為什麼你老是要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我皺起眉頭。 
『我哪有?我只是想聽你的聲音而已。』炳強爭辯著。 
「......」我沒有回話,我在思考著,怎麼結束。 
『我是你的另外一半耶,以前你都不會這樣的!』炳強繼續說著。 
「那你去喜歡以前的我好了!」我生氣的說。 
『你怎麼那麼不可理喻阿?』炳強的火也上來了。 
「我感冒了,想先休息了!」聊不下去的我,只想做結。 
『你感冒囉?怎囉?有去看醫生嗎?還要緊吧?』炳強突然轉變他的態度關心著 
「剛吃藥了,頭有點暈,我先去休息了!」我冷冷的回著。 
『寶貝,要多喝水唷!』炳強丟了一個太陽給我,但我卻感覺不到溫度。 
我沒有再回給他任何一個字,我一向不太在意遲來的東西,包含關心或承諾。 
我總是覺得,如果不小心忘了就不需要在事後多說什麼,不然,就會顯得刻意。 
刻意的東西,就會像是在蛋糕裡加了一堆奇怪的香料,反而破壞了原味。 


像這樣講不到幾句話,就鬧到兩個人都不開心的場面,經常在我跟炳強的身上上演。 
有時候,我總會覺得自己真的是一種很矛盾的動物。 
當我單身的時候,就很渴望有一個人可以給我溫暖的依靠, 
但當我有伴的時候,就會希望自己能多一點屬於自己的空間, 
想要有人可以陪伴,但又想要一個人自處,的確是很互斥的思想,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戀人的話,我想,應該是只能跟自己談戀愛了吧? 
掛著離開的狀態,老實說我也沒有想休息的打算,只是想暫離跟炳強間不開心的氛圍。 
脫掉一身疲憊的情緒,我打開了我另外一個帳號,也打開了充滿情慾的聊天室。
那是一個像極了超級市場的國度,每個人都像是架上的產品, 
林林總總的令人目不暇給,你可以在那樣的世界裡,找到你需要的東西, 
然後選擇你要的方式,去發洩存在在你身上,不管內在或外在的需求。 
因為是產品,  所以到最後真正會留在生命中的,幾乎沒有。 
懂得遊戲的人,會把自己變成可回收的鋁箔包,被使用完後繼續重新上架; 
而不甘於這樣輪迴遊戲的人,就會選擇當一個不可回收的垃圾,消失在這樣的國度裡。 
久了之後就會發現,原來,在聊天室裡的人,都樂於去當產品,享受情慾帶來的歡愉。 
那歡愉過後的那種失落感,又有誰會在意? 


你是學生嗎?』化名小任的陌生人丟了訊息給我。 
「嗯,自介?」機械式的敲擊的這個問題。 
『180.70.30』小任回著:「你?」 
「172.60.24」還沒等他的問題,我就先回答了。 
『你喜歡什麼樣的類型阿?』小任問著,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認真的問,似乎不是很重要。 
「短髮、乾淨、不要太瘦。」我的統一標準,對於太長的頭髮,我只能敬謝不敏。 
『嗯,我是,要換msn嗎?』小任問著。 
「可以,給帳號吧!」我說。 
在換了另一個msn帳號之後,我們就轉移陣地到專屬的地方聊天。 
『照片是你嗎?』小任看到我放的無頭身材照。 
「嗯,你有照片嗎?」我問著。 
『等等。』不到一分鐘,小任就換上了他的大頭照,如他說的短髮,乾淨還算不錯的型。 
這樣算是運氣不錯了,以往總要晃個幾個小時才會出現合自己胃的。 
『那你有臉的照片嗎?』小任問著。 
「等等。」換上了一張慣用的大頭照片。 
『你長得很可愛耶!哈。』看起來似乎有合小任的感覺。 
「呵呵,我一向不喜歡人家說我可愛。」我回應著。 
不知道為什麼,「可愛」對已經快30歲的我來說,一點都不覺得是讚美。 
『那說陽光好了,你屬於陽光型的。』小任換了個說詞,感覺像是一種討好。 
「哈,這可以。」電腦這頭,我給了他一個Pan American Smile。   
『你會想出來見面嗎?』如同過海關般,再一一的確認之後,就能準備飛出去了。 
「你想出來見面唷?」頂著小感冒有點疲累的我,卻又被情慾使攪動著血液,不斷翻滾著。 
『要嗎?』小任試探性的問著。 
「那你想去哪?」我回問著,想確認他的目的,至於我,還是靠著順其自然。 
『都可以!等見面再說也行。』小任的答案,讓人留著無限想像,但目的不外乎那幾個選項。 
小任住的地方離我家很近,加上時間還不會太晚,又有剛好的「心血來潮」,所以我就答應了。 
晚上見面通常不需要太多的打扮,簡單的襯衫跟牛仔褲就出門去了。 


昏黃的街燈路上的車子少的可憐,但家裡附近的夜生活卻還是熱鬧著。 
我站在約定的地點等著小任的出現,儘管身體有點累,卻還是不知道哪來的動力。 
不久,小任出現在我的眼前,除了比照片上看起來高外, 一切都像是從虛擬世界走出來的人般。 
『你好。』小任給了我一個禮貌的笑容。 
「你好。」我也回應了一個笑容,感覺的出短短的對話中,我們都在彼此的身上打量了一番。 
小聊了一下彼此的興趣職業生活之後,或許覺得一切感覺都不錯吧, 
於是我就問著:「那現在要去哪?」 
『你想去哪?』我總覺得小任已經有答案了,他還是禮貌的問我。 
「我也不知道。」我用笑容帶點暗示性著說著。 
『去我家好了?』小任說著。 
「你家?你一個人住阿?」我問。 
『嗯。』 
「也好,不然這麼晚不知道要去那。」我順著回應著。 
然後我就騎著機車,尾隨著他的車子跟著他回家了。 
他住的地方座落在市區的一個小公寓裡,進到他家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這是一個已經住了二十幾年的城市,在經常來往熟悉的高樓大廈裡,卻有這樣陌生的空間感, 
進到屋子裡,感覺像是到了一個熟悉環境的次元空間,有點分不出真假。 
『不好意思,家裡有點亂,我先去洗個澡,你等我。』小任禮貌的說著。 
他所謂的亂,應該僅止於他剛脫下來的那些衣服吧。 
小任的家跟他的外表一樣,給人乾乾淨淨的感覺,帶點鵝黃燈光,深色木質的裝潢, 
還有那片吸引我的書牆,感覺小任應該是一個很喜歡看書的人。 
沒多久他穿著一件背心跟短褲從浴室裡走出來,身上的餘溫還留著肥皂的香味。 
很難想像現在還有人會用肥皂洗澡,那像是當兵時候的那種味道,粗獷又溫柔的融合,不刺鼻。 
「你對室內設計有興趣喔?」看著小任書櫃中大部分都是室內設計的書,我問著。 
『嗯,我的本業阿!』小任笑著。 
「真厲害,我對這個一點都不行。」我說。 
『每個人天生的專長都不同阿,說不定你有的我就沒有了。』小任的話,很讓人神迷。 
「也許吧,呵呵。」似乎被這樣輕鬆的氛圍感染,我卸下了心房。 
『你呢?能多聊聊你自己嗎?』小任問著。 
「我,其實我不太擅長聊自己。」跟陌生人時,我總覺得聊自己就像是光溜溜的在對方眼前。  
『是喔,那我們來聊別的好了。』小任放著輕柔的音樂,緩緩的坐到我身旁。  
我們兩個人一起躺在他的大床上,看著天花板上用螢光顏料揮灑的圖。  
「這是你畫的?」我有點驚訝的問著。  
『嗯,自己亂畫的,哈哈。』小任謙虛的笑著。  
天花板他畫的那張大圖,顏色很豐富,感覺出來在作畫時,小任認真的神情。 
「很厲害,我覺得現在感覺很好。」我輕輕的說著。 
『嗯。』小任也輕輕的回應著。 
後來,我就陶醉在音樂跟畫作裡,也忘記我們聊了些什麼, 
我只知道他用一雙結實的手,將我緊緊的抱住,雖然很緊,但卻覺得舒服, 
黑暗中,我感受兩個寂寞的靈魂,如吸毒般,透過擁抱解救了渴望。 
那一刻,我所感受到的小任,是寂寞的,他用力的吸了幾口氣, 
也許透過這樣,才會讓自己覺得自己真實的活著,還能真實得感受體溫的悸動。 
沈浸在一種書卷跟強烈體慾的對比互融中,我漸漸得舒服的飄著,  
聞著他身上流露的肥皂香,還有那雙有力卻溫暖的雙手, 
感覺像是回到學生時代,一種什麼都不用做就覺得很舒服的自在感。 
一直到後來,在音樂跟情緒的帶領下,我們都沈沈的睡去。 
弔詭的是,這樣的感覺,並沒有因為我們更進一步做了什麼而破壞。 


清晨的手機鈴聲劃破了如此舒服的溫存,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我要回家囉!」我推著小任的手。 
『啊?』小任瞇著眼睛:『這麼早啊?』 
「對啊,我媽媽會罵!」我開玩笑的說著。 
『哈,那你媽一定也會把我罵死!』小任也跟著笑著,帶點未醒的慵懶。  
「呵呵。」我笑著,起身穿著衣服。 
小任也緩緩的起身,然後靜靜的在床上看我穿衣服。 
打理好之後,我起身準備回去了,小任突然上前將我緊緊的抱著, 
『在一下下就好。』我再度感受那種被緊緊抱著的感覺。 
就這樣約略5分鐘的時間,我才緩緩的推開他:「差不多囉!」 
『下一次有機會,我們在出去吃個飯。』小任說著。 
「嗯。」我點點頭,老實說,連我也不知道,我們會不會有接下來。 
『對了?』當我要轉身時,小任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你單身嗎?』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給了他一個微笑。但是這個問題,卻硬生生的把我拉回現實。 
回到熟悉的城市,清晨的街道跟昨日比起來,除了變亮之外,依然冷清。
我騎著機車緩慢的在街道上流連著,邊騎邊想著一些進到內心世界的問題。 
在我房間有一個區塊裝著滿滿的書籍,有一個區塊裝著琳瑯滿目的衣服, 
而在我的內心,卻也有這樣的一個區塊,裡頭裝著各式各樣的面具, 
跟那些書籍和衣服比起來,那些面具的渲染力更加強烈, 
強烈到有時候甚至連我也差點忘了原本的自己,儘管如此, 
那卻像是摩登大聖的面具一樣,有一種魔力,讓人不自覺得會想戴起來, 
然後在世界裡恣意的遊戲著,有時你會覺得你很清醒,但有時卻又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要解剖自己的內心總要經過百番掙扎,畢竟我們總無法想像,結果究竟會是什麼, 
所幸有知覺,所以當我們在解剖自己的時候,還會覺得有點痛。 
回到家,躺回柔軟的床上,我想讓思緒停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床頭突然傳來兩則簡訊, 
『你好點了嗎?我好想你......』炳強。 
『你到家了吧?突然覺得想你......』小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