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之7--看不見的那雙眼

自從和小君那夜的坦誠面對之後  事情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不堪 
後來幾次曾受到小君的邀約北上  也才發現台北是另外一個天空 
對於台北  我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複雜情緒  老實說  我並不喜歡台北 
或許是因為生活步調快到讓我覺得煩躁  也或許是在台北曾遇過幾個人 
發展過幾段若有似無的感情  最後都是以被批腿而收場 
那時候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問題  一直到腦袋慢慢從感情中進化後 
我才發現  原來  感情的問題  不只是單方面的過錯  進而釋懷許多 
因此主觀的不喜歡道地的台北人  當然不可否認也有很多真誠的人 
只是可能老天故意要考驗我  讓我在經歷台北人的感情後  更加知道感情是什麼 



可能因為職業的關係  向來跟設計或藝術有關的男性  幾乎有大部分都是圈內人 
也許是因為我看到的部分是如此  也或許是  同志對藝術的靈敏度  總是遠比異男來得高 
在看了小君身邊的男人之後  我也終於不再懷疑  為什麼小君常說身邊沒有對象可言 
記憶被拉到幾年前  小君當時已經在設計界  打滾出一定的成就
照道理來說  撇開對感情真誠與否  台北的選擇應該比南部還多元
「妳怎麼沒打算交一個阿?」那晚我有點好奇的問了這個問題  
『唉,如果有這麼好交就好了!』小君有些無奈  
「妳條件定的太高囉?」依我直覺來判斷  或許因為小君的生活條件跟工作能力很強  
所以要找一個跟她條件相當的男生  確實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這你就錯了!』小君辯解著:『我只要一個疼我的人就好了!但都沒有出現!』   
「不可能啦!台北人多的跟什麼一樣,隨便撞到一個路人也有帥哥! 」我還是難以置信  
『真的啦!厚,你怎麼都不相信我!』小君越講越無奈  
「那妳的工作圈咧?總是會有男生吧?找個跟自己工作相仿的也很好阿!」我雞婆的給了建議  
『呵......』小君突然無奈的笑了起來:『沒機會啦!』  
「真愛是要靠自己去追尋的,你要努力些阿!」我不忘提醒小君  愛情有時需要積極點  
『哈,要怎麼說咧?』小君好像在思考著  怎麼回答我的疑問
 「什麼事情這麼難以啟齒阿?難道他們年紀都跟你差很多阿?」   
『不是啦,就......就他們都是......gay啦!』小君越說越小聲  但關鍵字我卻聽得很清楚
「喔,原來是這樣!」我倒抽了一口氣  也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妳的感覺咧?」 
『我喔,曾經有喜歡過,不過後來放棄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小君似乎悟透了什麼 
「嗯,或許這樣也好」這句話我說的有點心虛  但看得出小君是個很聰明的人  知道什麼不能碰 
女生愛上男同志  就像是男同志愛上異男的感覺  到後來受傷的永遠只會是自己 
因為還沒有準備好要去碰觸這樣的話題  所以後來我以緣分未到為由  草草結束
不過對於小君  我卻比她自己還堅信  她一定會遇到一個好對象  陪伴她走一生 


第二次來台北找小君了  我們還是選擇去KTV夜唱一整晚 
一來不用像去PUB跳舞般人擠人的窘境  二來在包廂裡也能無拘束的盡情瘋狂 
這一晚小君的那些圈內朋友都來了  還好認識小祐他們之後  我變得比較會穿衣服 
不然每當看著以前的舊照片時  總會讚嘆  為什麼我可以搭配出這麼「絕妙」的穿著 
在小祐他們的伶牙俐齒的教育下  我從一個像陳雷的小子  慢慢學會保養和得體的穿著 
所以出席在這樣充滿設計界朋友的場合  他們對我的穿著還頗為肯定的 
看來改天我要擺幾桌請小祐他們了  漸漸的我也從這樣的過程  慢慢知道適合自己的是什麼 
就像感情一樣  經歷幾段之後  總會在這樣的過程中  慢慢知道自己要的  而不是什麼都要 
「今晚真的好熱鬧唷!好久沒這麼開心了!」我笑著對身邊的小君說 
『是阿,等你很久了,終於來了,今晚不醉不歸!』小君舉著紅酒  興奮的找我乾杯 
包廂裡充斥的大家的歡笑聲  和張惠妹及王菲的歌曲伴奏  感覺彷彿到了一個不同的世界 
原本我以為這個世界我必須一個人走  沒想到死黨小君竟然也能夠這樣陪著我 
那一刻  我突然發現自己是何其的幸運  儘管路再難走  也不覺得孤單


小忠是小君台北的死黨之一  在這個應該充滿快樂的氣氛裡   
他卻一個人躲在包廂的小角落裡  面有難色的講著手機   
我拍了拍小君  將眼神對到小忠的小角落裡:「他怎麼了?」 
小君似乎很瞭解他在台北的死黨  他無奈的說:『一定只有那個人,才能影響他的情緒!』 
「那個人?你說他男朋友阿?」我還是明知故問的說 
『廢話,他管的比小忠的媽還多!唉,感情債!』小君無奈的笑著 
因為是小忠個人的私事  所以我也沒有打算瞭解太多  反正是來開心的  開心比什麼重要
不過  在一個團體中  一個人的情緒低落  就像在密閉空間放了一個悶屁一樣  威力是很嚇人的 
掛完電話的小忠  臉上明顯少了很多笑容  他回到了我跟小君這邊  拿起酒杯故做堅強 
『你,還好吧?』小君也明白小忠的笑容告訴了一切  但出自朋友的關心  還是要問問 
『我沒事啦~哈哈!來,乾杯!』我想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怎麼可能沒事  但我們還是選擇相信 
「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誹語,只要你一個言神肯定,我的愛就有意義......」 
這首梁靜如的勇氣突然在這個時候迴盪在包廂裡  我們都很有默契的合唱著 
在半醉半醒之間  突然覺得如果這時候Shine也能夠在身邊的話  我一定緊緊的握住他的手
不過這樣的幸福感並沒有持續太久  沒多久小忠就衝去廁所講電話 
約略十分鐘之後  小忠從廁所裡出來  明顯哭過的眼睛只有我和小君察覺到 
包廂理大夥很有默契的一群一群做的自己的事情  有的唱歌  有的玩遊戲  互不干擾 
小君拿了兩杯酒  跟小忠一口乾了之後說:『說吧,我知道你有事情!』
『呼,我不知道要怎麼說?』小忠有點無奈的回答  看得出問題似乎無解 
「嗯,沒關係阿,我們邊喝酒邊說,不要有太多壓力!」我跟小忠又喝了一杯 


『呼,好累!』小忠的這兩個字聽起來很沈重  彷彿背著裝滿鉛塊的背包  甩不掉 
『他又無理取鬧囉?』小君皺了眉頭  似乎很瞭解小忠的另一半 
『其實也不算無理取鬧啦!』小忠試圖要幫她男友解釋:『就他擔心我的安全!』 
「擔心你的安全?怎麼說?」我有點納悶的問著 
『怎麼說咧......』小忠變得有些難以啟齒  感覺出他要組合出最適合的句子  不會毀了另外一半 
『還不又是他那當兵的男朋友不爽他跟朋友出去玩!』小君好像司空見慣的接著 
「真的喔?」我瞪大了雙眼  有點難以置信  我以為只有在異性戀  才會有這樣的佔有欲
『唉唷,不要這樣說他啦,他也是為我好阿!擔心我吧!』小忠試圖在解釋著 
『擔心,阿他不知道你跟我們出來唷?我們是會怎樣阿?』小君有點不悅的回答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要怎麼說咧?』小忠抓了抓頭髮 
「好啦,既然沒事就算了,不要講這個啦!開心點~」我拿起酒杯  跟他們在乾了一杯 
小忠可能因為沒吃東西就喝酒  在猛灌幾杯之後  因而受不了去了廁所 
「小君,小忠處在低潮裡,妳就少說兩句吧!」我趁著空檔對小君說著 
『不是這樣阿,你知道他男朋友真的很扯,控制他的行動就算了,還一直把他當提款機!』 
「提款機?你是說跟他借錢唷?」我實在有點訝異:「為什麼阿?他沒在賺錢喔?」 
『他男朋友義務役的,一個月沒多少錢,跟小忠交往前,就欠了一堆朋友的錢!』 
「所以他跟小忠借來還朋友阿?」我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是阿!而且那幾乎就像把前丟到大海裡,無聲無息!』小君搖搖頭笑著 
「挖靠,妳沒勸勸小忠阿?」我也回了一個無奈的笑容 
『有阿,我們曾經很嚴肅的討論這個話題!』 
「結果咧?」其實看今天小忠的行為  我就知道那是一場沒有效果的談話 
『結果你也看到了阿!就這樣,唉唉,感情債!』小君說了第二次  感情真的是一種債嗎? 
我一直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老天要我們跟另外一半相遇  我總是覺得是為了前是修來的福份 
怎麼到了今世之後  變成一種折磨人的債務關係  老天看到了應該會覺得可惜吧 



「有沒有舒服點阿?」我拍拍剛小忠的背  給他一點熱茶 
『恩,好很多囉!』吐完後的小忠  臉色明顯好了很多  也見到他今晚釋懷的笑容 
『你唷,就是這樣!學聰明一點嘛!』小君笑著推了小忠的頭 
『我知道啦!』小忠不好意思的摸了自己的頭  無奈的笑了 
「你有覺得你們這段感情怪怪的地方嗎?」見氣氛好些  我覺得也該好好聊聊這個話題 
『其實,我也不知道耶,就會覺得怪,但也怪得挺自然的!』小忠眼珠轉了幾圈 
『厚,我真的會被你氣死!你不覺得他在利用你阿?』小君明白的說著 
『這個其實早在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就有感覺了!』小忠又繼續喝著酒 
「那,你有什麼想法嗎?」我繼續引導著小忠  試著找看看有什麼方法破解 
『我知道那樣是不正確的感情,我也慢慢要自己不那麼在意他,但真的很難!』小忠無奈的說 
『難?有什麼難的?離開他就好了阿?』小君一派輕鬆的說 
「恩,這的確是個好方法,但真的不容易做到!」我對小君使了眼色  要她耐心的聽小忠說
『恩,真的不容易!』小忠拼命的點著頭  
「所以,你喜歡現在你的感情狀況嗎?」我繼續問著  
『我也不知道,就是無奈吧!』感覺小忠知道答案  卻選擇了不想去面對跟做選擇  
「要你離開他是不可能的,你有想過要怎麼做嗎?」  
『我也不知道耶,我怕他會生氣!』突然覺得眼前的小忠  好像是一面鏡子  照到以前的自己  
『阿你不會不要一直滿足他的需求喔!你又不是他的銀行!」小君喝了口酒繼續說:  
『今天你跟他是談感情,如果他因為你不給他錢而生氣,那這根本就不叫做感情了!』 
『也是喔!妳說的很有道理!』小忠看起來恍然大悟  但不知道是真懂還是假懂  
「所以你想到要怎麼跟他相處了嗎?」我問著感覺頗有心得的小忠  
『好,我決定了,我不要那麼在乎他的感受,也不再讓他予取予求!』小忠突然變成男子漢  
「乾杯!!」我們三個很有默契的舉起酒杯  一飲而盡  也很有默契的停止這個話題  
就在我們開心的唱著歌  聊八卦的同時  小忠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而這次小忠沒躲到廁所去  
他用手摀著嘴巴  臉上露出了今晚第一次開心的笑容  小君卻故意給了他一個白眼  
掛上電話之後  小忠略帶歉意卻掩蓋不住興奮的說:『我得先走了!他等我一起吃宵夜!』  
『去啦!去啦!受不了你這個笨蛋!』小君給了他一個微笑  不想給他太多壓力  



那一夜我們唱到凌晨三點才解散回家  我則跟小君坐計程車回她家  
雖然我知道我們睡同一張床是不會發生任何事情  但我還是選擇睡地板  
『德,為什麼感情要談的那麼辛苦阿?』小君躺在床上  頭側向我問著
「或許每個人在感情中要處理的功課不同吧!」我其實也沒答案  
『看著小忠這樣有時真的很心疼,罵也罵不醒!』  
「能讓他清醒的只有他自己吧!因為是他在談感情阿!」  
『恩,也是啦,看來放牛吃草比較好些!』  
「他知道你是關心他的,就像我們兩個若一方有事,一定會相挺到底阿!」  
『這麼說也是啦!』小君頭轉了回去  唸唸有詞的說:『如果我談感情不知道會不會這樣?』   
「等到那時候再說吧!不過別太鐵齒就是了!」我故意笑著 
『知道啦!』小君吐了舌頭   
「早點睡吧!時間不早囉!」我柔柔惺忪的雙眼  
『德,晚安!』「小君,晚安!」互道晚安之後  或許是因為酒精作祟  很快我就睡著了  


「嘿嘿,你來啦?」Shine出現在我身邊  讓我突然覺得今晚可以劃下完美的句點  
『對阿,因為很想你,所以來啦!』Shine鑽進我懷裡  像在搜尋熟悉的體溫般  
「呼,今天經歷了感情的一課!」我鬆了一口氣的說  
『哈,我知道!』Shine奸笑著 
「你怎麼會知道,你又沒去!」 為什麼他會知道?我有些疑惑  
『因為我一直默默的守在你身邊阿!』Shine笑著說  
「所以,你也聽說了小忠的事情阿?」  
『恩,我都聽到了!頗無奈的!』Shine帶點無奈的說著  
「對這件事情你有什麼看法嗎?」我認真的問著Shine  
『我覺得,這就是感情的盲點吧!』  
「感情的盲點?」雖然我知道這個名詞  但我還是想知道Shine的看法  
『我覺得,感情的盲點就是當你發現真相時,卻還是安慰自己,那也是幸福的一部份。』    
這句話說的真是好  因為愛一個人  所以我們寧可選擇欺騙自己  來維持對方的形象
而我想這個盲點也只有在兩個人分手之後  才能夠看清楚吧 
我總覺得我們身上應該還有一雙眼睛  只是當談感情的時候  那雙眼睛就會自動消失 
只有等感情結束之後  才會像開天眼般的出現  真是奇妙的雙眼 
「如果你是真實的存在,那該有多好!」我笑著說 
『如果我真實的存在,或許一切都會不同囉!』Shine給了我一個微笑
「也是!」我心裡默默的想著  這樣的關係很自然  或許這樣會比較好
今晚我又可以幸福的擁著Shine入睡  對於感情 
我依然堅信是前世修來的福份  不是前世欠下的債 
人生的幸福  總會適時的出現在身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