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之3--房間裡,有幾個人

這幾天算是跟往常一樣  休了五天的假期 
不過從放假的那一刻開始  幾乎都是在手機震動聲中度過 
或許我得試著讓自己去接受  這就是職業的宿命吧 
如果是這樣  我想哪天我把手機關機  應該會被冠上沒有職業道德的罪名
感覺彷彿回到了前些日子的生活  那催魂的震動聲  總在假期中點綴性的出現 
接起來之後  往往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  不過我心情卻被打擾了 
這個階段的我  除了無奈還多加了許多的憤怒  因為打擾了我發呆的時間 
『休這麼多天?感覺很爽喔!』朋友甲的訊息聲出現在輕音樂中  顯得有點突兀 
「還好吧,休假也沒有辦法好好休息阿!」面對大家的輕鬆印象  我也只能無奈以對 
『怎麼囉?又是電話接不停唷?』看到朋友甲傳來的訊息  突然覺得被人懂的感覺真好 
「嗯,算了,別提這些了,影響心情!」  我無奈的對著電腦螢幕笑著 
『不過最近你都掛在線上,你跑去那玩阿?』 
「我?我沒有出去玩阿!都在家。」 
『在家?在家幹嘛?感覺你家裡應該很有趣唷?』 
「發呆。」我下意識的打了這兩個字 
『我不信,你一定有另外一半了!』朋友甲用著一副堅定的字句說著 
「我沒有,只是我不想一直在電腦前。」  呼  該是作結的時候了 
我可以想像得出來  當一個人突然地  從朋友或網路世界中消失的時候
不是忙著工作  就是遇到了大事情  而大事情通常有大部分的原因  來自感情 
在網路的忽隱忽現  讓朋友們以為我談戀愛了  算是嗎?  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歡發呆  因為那代表一個人才能做的事情  而一個人的時候  Shine就會出現
我只知道我討厭被電話打擾  因為那代表著  我得暫時離開有跟Shine有關的一切



「我們算在一起了嗎?」開始覺得有點冷的午後  Shine出現在我房裡  我這麼問著
Shine遲疑了一下  緩緩的說著:『我不知道耶......』
那種我最害怕不確定感  又該死的出現在我腦海中:「呼,感覺似乎有什麼卡著?」 
『呵呵,要怎麼說咧?』Shine的眼珠轉了一下:『很難想像感情就這樣開始了。』 
「嗯,跟我一樣,遇到你讓我覺得像是夢,也的確是夢啦!」我笑著 
『你知道在幾個月前,我還在軍隊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情!』Shine認真的說。  
「什麼事情?」Shine的這句話  讓我的眼神聚焦在他的臉上
『那一晚我在站哨,面對著滿天星斗,我向上天許下一個願望。』
「什麼願望啊?」  
『我希望祂能夠賜給我一段感情!』 
「很好啊!」我笑了  原本還以為什麼大事
『可是,』Shine有點無奈的笑著:『代價是我得吃三個月的素!』 
「挖,賭這麼大唷。」我大笑著  因為對沒肉會死的Shine來說  這無非是一個很大的代價 
『嗯,所以一旦我們在一起了,就要吃素了。』 
「所以你是因為不想吃素才遲疑唷?」我故意嘲弄了他一下 
『當然不是啦,呼~』Shine急著想要解釋些什麼 
「好啦,不用解釋,我知道的!」我打斷了他想解釋的繼續 
「沒關係,我可以陪你吃!」我突然轉身抱著他  反正我不是哪種沒肉會死的人  哈
『再說吧,呵呵』看到Shine的笑容  我放心的許多 
不過  我想到在那樣的夜晚  孤單的站著哨  心中那種對於感情的渴望  是可以體會的 
又再度證實了  愛情不來則已  當它要來臨的時候  擋也擋不住
除了緣分之外  很難想像是什麼樣的因素  可以把兩個不認識的人拉在一起 
你會很想知道對方的一切  你會開始知道  比自己之外更想要關心的人
甚至小心翼翼的搜尋著關於他的一切  他的喜好  他的生活  他的興趣
然後在簡單的幾個自介中  試圖找出切入對方生活的軌道  既使那只是對方當時隨性撰寫的 
關於Shine的一切  我只能在每一次的互動中  找到進入兩人世界的鑰匙 
我想這也是跟Shine在一起的好處吧  一切從什麼都沒有開始  然後順著發展  很自在的感覺 



被吵醒的那天下午  我跟朋友甲到電影院看2012 
星期一的人潮還是多的嚇人  好險我有先買票  真難想像他們是不用工作了唷? 
歷經兩個多小時驚險的震撼  出戲院的時候像是坐了一場雲霄飛車般 
在這邊就不贅述那部電影的劇情  看完電影之後  我跟朋友甲跑到咖啡館去坐著號時間 
因為沒把手機帶出來的關係  所以我能夠暫時拋下  那擾人的工作電話 
身邊有個人在就不好意思發呆  朋友甲是一個很特別的朋友  聊天總不會有太多負擔
『唉,最近老是希望對方可以告訴我他希望的!』朋友甲總算不再聊我的話題  
「是喔,怎麼說?」我挑了一下眉頭 
『因為這樣我就知道他想要什麼,有時候真希望我有聽心話的能力。』朋友甲天馬行空的說 
「知道他想要什麼,這的確可以消除兩個人的不確定感。」 
『嗯阿,你也這麼覺得喔!』朋友甲難得獲得我的認同 
「如果真的有那種魔力,我想每個人都會想要吧......」敲完這幾個字之後  我沒有再說什麼
我常在想  我們真的可以用問或感覺的方式  去找到對方真實的感覺嗎? 
對我來說  每個人戴著很多面具  來到這個世界中  特別是面對我們有感覺的人  更是如此 
當我問著他:「你喜歡我嗎?你對我的感覺是?」 
或許他會回答出你想聽的答案  然而在那背後  你永遠都不知道  真實的答案到底是什麼 
有時候  或許他  連自己已經戴著面具都不曉得 
小小的兩個房間裡  到底藏了多少人  或許連我們也不清楚吧 
所以  知道了答案重要嗎?  答案知道了就是真的答案嗎?  於是  我沈默了


帶著把餔沿著路邊晃著  那是一個可以運動但又不需要太專心的活動 
我看著把餔在草皮上  好奇的聞著剛割完的草  像是在尋找什麼般
突然覺得可以坐下來  感受一下把餔所好奇的世界  於是我兀自坐在草皮上 
沒有想像中那般的柔軟  被削去的草皮顯得有點刺  不過久了卻慢慢習慣了 
Shine的笑聲突然從身後傳來  原來他又出現了  把餔依然在搜尋著草皮 
「你來囉?」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不敢露出太興奮的表情
『是阿,來看看你。』Shine緩緩的坐在我身後  然後貼著我的背
「其實,我很......」我始終沒敢說出口那兩個字  想你
『?』Shine瞪大了眼睛  疑惑的看著我  
「沒事,很開心能夠見到你。」  我竊笑著
Shine沒多說什麼  從我身後緊緊的抱著我  彷彿快融為一體的感覺  
我閉上眼睛  輕輕的把嘴巴靠在他的額頭上  那種感覺  應該像嗎啡一樣的飄飄然吧  
『呼!』Shine鬆開了他緊抱的手  用一種若有所思的眼神看著我  
說真的  有好幾次我都想問問  這種若有所思的眼神  代表的是什麼  但我沒問   
我得佩服曖昧這個名詞的發明者  竟然能夠如此精準的發現  
當人在這樣的關係之下  那種抽象的情愫和感受  心跳加速  試探性的輕觸彼此的世界  


「我可以想你嗎?當你不在的時候......」 我小心翼翼的說著  畢竟我還是習慣用文字來表達 
Shine看著我  微笑的搖搖頭:『不好吧!』
「為什麼?」那種不確定感又再度使然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自己偶而會變得那麼沒安全感  
『你得多花的時間,在你的工作崗位上阿?』Shine認真的說著 
「恩,我知道了。」說這句話的同時  我可以察覺到自己透露出來的失望 
其實想念一個人  應該算是自己的事情  是不需要透過對方同意的 
會選擇問這個問題  是因為我想讓他知道  我很想念他  或者是希望他也可以  像我想他般想我
『怎麼囉?感覺你好像在想什麼?』Shine似乎察覺到我的異常 
「沒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有很大的惆悵感,呼!」  
『惆悵?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深吸了一口氣:「其實或許是因為不確定感吧!」  
『怎麼囉?我給你很不信任的感覺嗎?』Shine語氣也有點強硬  
不過我卻感受出他主要想表達的  並不是這個意思  
「......」在還沒想到該接什麼才好的時候  我一直靜靜的想著  
『不要想那麼多,我認識的那個小太陽,自信跑去哪啦?』Shine的語氣慢慢緩了下來 
「或許是因為太在乎了吧,我知道這樣發展太快不好。」  意識慢慢的在我腦中恢復  
『別這樣,我希望我們可以簡單一些,開開心心的很好阿!』Shine露出微微的笑容
「我知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會的。」 
我也回給他一個笑容  然後在把餔的叫聲中    他消失了 


牽著把餔在往回家的路上  我邊走邊思考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這是第一次跟Shine情緒算是比較有強度的互動  我在思考著  發生了什麼事情 
Shine的話點醒了我  原來剛剛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每當遇到那種讓我心跳加速的人時 
我就會不自主的卸下自己自信的面具  我以為  放低姿態就會得到更多 
不過當我靜下心來探索自己的時候  我才發現  所謂的低姿態  只是一種害怕的表現 
因為我害怕失去吧  所以  我總是必須不斷的去確定自己  是不是他想要的那個人 
而當越是這樣想的時候  就會越來越失去自己  甚至迷失了原來的自己 
所謂的信任  也許指的就是  你得先不再害怕失去的恐懼  然後才能重新建構關係吧
戶外的寒風真的開始有點刺骨  人的心  到底是自己還是別人在控制的  我沒了答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