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空間

關於部落格
於是,就這樣,繼續。
  • 478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瞬變

歷經兩個禮拜的留守  與人生的低潮期再度相遇
新的老闆來依然上演著王子復仇記  甚至對外散播對我傷害的謠言 
表面上看來一切都是平靜的  但在這之下  卻蘊藏著很深的城府 
那天開會開到一半  總公司的老闆突然問了一個我不知道的問題 
當我無法給他答覆時  他用著訕笑的口吻說:「我都聽說你不管事的!」 
然後坐在他附近的那幾個幕僚們  跟新老闆是酒友  也都有默契的偷笑了起來 
那個畫面對我來說是如此的難堪  與會的人很多  我卻覺得如此的孤單 
正值新老闆休假  那幾個幕僚就趁機到公司大肆督導  故意寫了一堆缺失 
還好小朋友做事能力很強  兩天之內我們就一起把缺失改完了 
很久沒有這樣爬上爬上跑來跑去的感覺  累歸累  但心卻大過身體的疲憊 


過幾天後新老闆回來了  其實我也不太想跟他有什麼交集 
一直在公司很低調的我  只希望能夠把小朋友照顧好 
至於小朋友之前傳的流言  其實我也不想參與太多 
只是這樣一路走來  新老闆似乎總是用這樣的方式去捍衛他的地位 
我卻覺得  整個公司因為這樣被分成了兩個小團體 
雖然我擁有很大的優勢  也擁有很多的支持群 
但我始終不喜歡看到這樣的局面  那就像家變一樣的詭異 
只是我也沒有立場去說太多  畢竟新老闆的是在制度下遊走 
要說不對也沒有不對  只是似乎少了人情  多了偏袒 
處在這樣的環境  我除了要消化自己的情緒外 
就是要負擔著小朋友們的訴苦跟心事  多重壓力壓得我很不舒服 



上禮拜因為總公司突然來了一個規定  中秋節老闆都要留守的事情 
承辦的小朋友向新老闆報告的時候  新老闆突然情緒性的念了小朋友一頓 
我們都覺得很奇怪  這規定也不小朋友訂的  如果有問題應該直接去找總公司提出
不過小朋友似乎慢慢的習慣了他的風格  跟處事態度 
當新老闆跑來跟我講這件事情的時候  我就跟他說請他先排假  我再配合他
結果沒想到他是在休假前一個小時  才用電話方式叫我留守
我也見識到小朋友們之前說  他優柔寡斷的領導個性 
在公司就是這樣  計畫永遠也比不上老闆的一句話 
不過還好留下來的那幾天  沒什麼多大的事情  所以我也藉此休息了兩天 


在新老闆回來前  辦公室也發生了很多詭異的事情 
辦公室戀情在我們公司算是一個  看得到但不能說的默契
最近有一對情侶出了問題  主要是因為似乎有另外一個小朋友的介入 
詳細的情況我也沒問太多  就女方的感覺是她似乎只把對方當朋友 
只是男方一直把這種關係視為愛情  認知上的差異造成最後是這樣的結局收場 
讓我覺得感情真的是要講清楚的好  曖昧久了  如果有一天突然不愛了
當要分開時  說著「我一直把你當好朋友」比說「我們分手吧」還傷人  
感情其實就是這樣  當失去的時候總會有很多的情緒 

對於小朋友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跟別人在一起  心情不是滋味是必然的 
但我始終覺得那一切都會隨著時間過去  當有一天感覺消失了  一切都沒關係了 
我也覺得  感情妙就妙在  當你怎麼得到  就會怎麼失去
而世界上唯一不是付出就有結果的事情  就是愛情



沒幾天後  分公司的長官打了電話過來  是關於一個小朋友的事情 
這個小朋友幾個月前進修的時候認識一個女生  並跟對方發展成親密男女關係 
後來因為對方的金錢價值觀很偏差  因此在進修課程結束後決定分手 
而這件事情卻在最近爆發了  女方告訴小朋友她懷孕了  並要求10000元墮胎解決 
因為不知道事情是真是假  所以他希望可以陪女方去墮胎
但女方卻急著要小朋友匯錢  其他的什麼都不要  並威脅將對小朋友不利 
我是透過高層才知道這件事情  知道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後 
我們都覺得事情有點詭異  還好對方已經成年  所以並不構成犯罪 
只是我們都希望  可以低調又圓融的把事情解決



對方的人剛好認識公司的高層  當我們去找這個高層聊時 
他的態度就是希望小朋友拿錢給她息事寧人  但我卻不苟同這麼做  
因為我們現在都還沒確定是真是假  這麼做似乎在默認這個事實  
後來小朋友的家長來了  我們一起討論出如何解決的這件事情的方法  
因為這是屬於公司外的小朋友個人行為  所以我們就不便介入太多 
當天就讓小朋友放假跟父母去處理這件事情  然後我則是繼續追蹤而已 
一直到我終於要放假前  突然接到承辦高層的電話 
電話裡他一開始  就踩著要給這個小朋友懲處的態度
他給我的理由是  小朋友的行為影響公司形象 
老實說我還蠻不認同的這個論點  整件事情看來誰對誰錯還不知道 
為什麼在還沒有獲得證據前  就要判這個小朋友的罪 
難道是一定要有懲處  才會看得出來他有在做事嗎?
我的態度也很堅定的說  在證據還沒來前  我不認為小朋友有什麼錯 
如果現在上頭要我報懲處  我會依循規定辦理 
但後續所延伸出來的家屬或小朋友會怎麼想  我不會負責 
高層聽完之後  他態度似乎不再那麼強烈  也表示關於懲處可緩緩 


那晚跟小朋友聊了很久  小朋友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他覺得只有我真心想幫他解決問題 
這句話聽在我心頭  情緒錯綜複雜  一方面很欣慰小朋友知道我是真的在幫他 
另一方面卻嘆於高層因為怕出事  而採取完全不信任小朋友的態度
在高層跟小朋友之間  我面臨到職場的兩難  那晚我靜下心來做了決定 
我選擇以解決小朋友的問題為最大前提  至於高層的看法  那已經不值得我重視 
頂多就是搞到後來  因為不依照上級指示  而背負不服從罪名離開公司
如果真的是這樣  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  因為那讓我更看清楚職場的真實面 



終於在兩個禮拜的連續留守後  可以回到家休息了 
最近經歷太多事情  也看了很多人性互動 
加上沒有時間好好整理這麼多複雜的情緒  所以覺得好累好累 
我想我應該再給自己一段休息的時間  等復原了再重新出發 
我得先把身上的刺一根根的拔掉  才不會對別人造成無心傷害 
這段期間很感謝默默關心我的朋友  也希望你們給我一點時間 
讓我有能力可以重新發光發熱  去完成很多我的夢想
至於其他的  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